支教,只是想做,便去做了

摘要: 那么多的故事里面都是你。

08-31 14:10 首页 安徽大学团委
点击上方“安徽大学团委”可以订阅哦!



写下这篇微信时,雅琳和九妹一左一右在我身边睡着。这是支教回来的第二天,我们出来聚聚。


室内的温度有点低,似乎从没有空调的长丰回来,便开始不适应。


报名支教是没有什么伟大的初衷的,只是想做,便去做了。十四个人就此相聚在春晖长丰支教队。



支教的地方距离合肥有两个小时车程,顶着虽是清晨却依旧火热的太阳,大包小包地出发了。


长丰县庄墓镇罗塘乡庄岗小学,一个在我们绝大数人字典里从未出现过的地方,是我们即将生活23天的场所。



初来乍到,离开安逸舒适的生活环境,整个地暴露在大太阳下,搬行李、打扫教室,满头满脸的灰。


累了想去休息一会,瘫坐在只有两个吊扇的办公室,狼狈不堪。能够清楚地感受到汗水顺着前胸后背淌下来的路径,还没干透,又流下来。






在一楼打扫好两间教室,打好地铺,却在天刚擦黑时,被留在学校的老师告知,校园内有蛇,建议搬到二楼。


第二天女生们搬到二楼唯一一间空教室,男生们在门口加了块挡板,继续睡在一楼。


这就是以后的男女生宿舍。好在23天,从未见过蛇的身影,只在寝室里打过蝎子。





到达长丰第一天的菜钱是10元,加上“抠门”的队长,奠定了我们今后很长一段时间的茹素生活。


当然也是有恢复肉食的时候。以前支教的学姐学长来看我们、队员过生日一起包饺子,都是改善生活的好时机。





我们唯二的交通工具,是两辆自行车。到附近最近的镇上,要骑行20-30分钟。男生们两个一组,每天早起去买菜,靠的就是它们。


其余时间送小孩子回家大多步行。



其实最难熬的是刚到那天。不甚熟悉的队友,38度高温,没有空调,冷水洗头洗澡,睡在椅子上,各种蚊虫叮咬,几近崩溃。


但当适应了这里的环境,之前看起来的千难万难,都烟消云散。


第二天招生,刚吃过饭就有小孩子成群结对,或是家长拉着过来报名。两个年级一个班,分了三个班级。开始了今后21天酸甜苦辣尽尝的日子。



刚开始的几天,小孩子都怯怯的。随着时间推移,过来上课的小孩子越来越多,而他们也发现我们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严厉,开始和我们亲近,也开始将我们气到跳脚。


常常一二年级的小孩子课上从座位跑出来,或是三四年级的小女孩上课用尺子切粉笔头,五六年级的孩子因为小事大声争吵。


经过教室,偶尔会听到班主任大吼,用声音“镇压”吵闹的小孩子。或是正在上散打课的男老师板住脸,批评推搡同学的小男孩……



然而小孩子却是最不记仇的,今天被批评哭了,明天依旧跟在身后笑着缠着你。



回想过去的三周,无论生过多大的气都化作云烟,剩下的只是他们笨拙单纯的温暖。



课上新学习的纸折的小动物,下课就会出现在老师的桌子上。


送小孩子回家的路上,小女孩把认真编好的花环送给老师,或是到家的小孩子从家里拿出冰棒,跟在老师的后面跑,直到收下为止。


小男孩偷偷对老师耳语:“老师,我有点喜欢你。”再问时害羞地不说话,却在下一节老师的课拉住她重复:“老师,我喜欢你。”


小女孩给老师写小纸条:“老师,你认识袁小瑞吗?她是我姐姐,我觉得你像我亲姐姐一样。



总会有人想着,支教是给予小孩子什么,但事实上,他们给了我们更多。真挚热烈的情感,随年龄消磨的初心,都在这里。



23天,会有人抱怨天气,吐槽吃食,却从没人说放弃。


除去第一天的煎熬,后面的时光像是加了速一样。



团建活动、长丰新歌声、家访、趣味运动会……


日子就是这样飞快流逝的,转眼便是离别。


最后的文艺汇演,班级里最淘气的小男孩依旧没有乖乖坐在椅子上。



蹲在草丛吃完他的早餐,突然一个一个拉着我们坐下:“我来给你按摩。”不让他捏肩,坚持不放我们走,却也不闹。


“你今天怎么这么乖呀?”“因为今天是最后一天了,你们要走了。”



其实对于离别,小孩子懵懵懂懂的认识里,也早有概念。



一次送小孩子回家的时候,到了家的两姐弟从家里拿出冰棒强行塞给送他们回家的两个老师。


他们推脱:“快拿回去吧,还有20多天呢,以后再给我们,这次真不收!”姐姐反驳:“你骗人!你们已经来了十多天了,还有十几天就走了!”



文艺汇演的前一天,低年级的小孩子纷纷找我们在本子上留下姓名和联系方式,年级高一点的,直接把同学录塞给我们……


当晚大家都伏案提笔,回应小孩子的真心。


文艺汇演的最后一首歌,是改编的《长丰庄岗的日子》。当十四个队员一起唱起我们的歌,一个个再也绷不住。唱毕拉手鞠躬,泪水奔涌而出。



拍过大合照,安排小孩子们回家。班级里两个小女孩一左一右站在身边哭,好不容易擦干的眼泪也跟着她们流。


不停地安慰她们,可以给我打电话,可以来安大找我玩,我们十一回访就去看她们云云……


站在校门口看着她们离开,21天来唯一一次没有送她们回去,看着她们一步三回头的背影,挥手告别。



这次一别,还有十一,下次一别,怕是后会无期。


我们和孩子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。


他们大多是村子里的留守儿童,爷爷奶奶带大,也不乏身世坎坷的孩子。我们能做的,也就是在假期里,做好他们的陪伴者。


好在,支教年复一年,总有后来者。



留言的时候,队长满园写“眼中有光”,我写“一生顺遂”。我知道有些东西强求不来,却真心希望。



如果说支教最大的收获,便是13名亲密的队友。条件越艰苦,感情越真挚。


来到长丰的第一天,便已是抄起一瓶水就喝了,毫无芥蒂。


饭似乎也是越抢越香,女生常常被吐槽食量太大,也反过来吐槽用锅吃饭的男生。



玩笑归玩笑,支教过程中男生都很照顾女生。饭总是最后盛的,锅总是他们洗的,东西总是他们带的。


闲暇时间一起尬歌尬舞狼人杀,没事给自己加段戏,蹲在操场的水龙头下洗碗,在清晨五点醒来听见鸟鸣……


物质条件匮乏的时候,感情一点都不贫瘠。


文艺汇演结束,我们开始了一场签名留念的狂欢。



白色队服后面签满了队员的名字,以及各种我们才懂的梗——


“黑人一号”、“黑人二号”、“欧阳赓赓”、“用锅吃饭”、“大姐”、“戏精”、“村花”……


笑着闹着把名字签在对方的衣服上,穿着载着队友名字的衣服,踏上回安大的路。



依旧是一堆行李堆在地上,和离开时一样。步子却是轻快又沉重的。


无数次想象过我们这么能吃的队伍,回来聚餐是什么样子。


特地选了自助餐,却没想到战斗力一个不如一个。再也没有在长丰时的食量,也许饭也是越抢越香吧。


去KTV通宵,睡倒一片人,计划的狼人杀也无疾而终。离开了长丰,人也恹恹的。



凌晨五点多回到安大,女生们排排坐在梅园门口等阿姨开门。后来九妹说看着照片差点泪目。


来支教之前从来不相信,短短的23天会有这么深的感情。但事实就是如此。


思绪不由得飘到不久前的一个下午,14个人从镇上回来。一边嘻嘻哈哈吐槽“我们是群猪吗吃这么多”,一边语带憧憬商量着回合肥去哪里大吃一顿。


“在哪无所谓,和谁在一起比较重要。”同行的文静在笑闹的人群中用她惯有的缓慢语调轻轻说着。


(安徽大学春晖学社赴长丰支教队)


一切结束,站在时间的另一端回望,万分感激——活泼可爱的小孩子,亲密无间的队友,都是平淡日子里的光华。


于我们而言,支教更多的不是带给别人什么,而是自己在这一过程中,找回的初心,收获的感动。


支教,感谢有你。


        如果你也想分享社会实践的故事        

如果你也想诉说自己的心得感受

如果你也想一展团队成员的风采

欢迎向安徽大学团委公众号投稿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要求:

投稿邮箱:ahdxtw@sina.com

内容:至少3张质量上乘的照片

            至少100字的团队活动简介

             可以随时联系到的联系方式



图片:春晖长丰支教队

编辑:邹冬雪




首页 - 安徽大学团委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