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文身,我刺青,但我是个好孩子

08-24 21:00 首页 飞碟说

左青龙,右白虎,老牛在腰间,龙头在胸口,冒蓝火的加特林扛肩头,哒哒哒哒哒哒哒!社会你x哥,人横文身多!


我文身,我刺青,但我是个好孩子



上古时期,文身是部落logo。葫芦芭蕉,或是蛟龙猛虎,各氏族把自己崇敬的祖先形象刻在身上,既是行走的户籍证明,也是祈求神力保佑的对话窗口。然而进入封建社会,“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不敢毁伤”才是国人共识。从西周开始,文身逐渐变为一种惩治犯人的刑罚手段,有些犯人的脸上就刻着他们的罪行。


在犯人脸上刺字的古代黥刑

 

到了唐宋时期,一些社会闲散人员开始把文身当时髦,互相攀比。只是“文身多恶少”,文人雅士不齿,王公贵族排斥,老百姓见了都要绕着走。所以一旦文身上线,基本上就别再想从底层脱坑。再加上帮派也开始把文身当作社团标志,有啥打黑专项行动,文身者都成了重点整治对象,当然也有例外,比如岳飞,刺出了名留青史的“精忠报国”。这大概是有史以来文身最高光的时刻。


 

好景不长,到了明朝,草根皇帝朱重八一声令下,又将文身和黑五类划上了等号。这次更狠,有文身的都要被流放充军。文身不得不开始新一轮的猥琐发育,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,又随着《古惑仔》的风靡高调回归,并且给年轻男女划出了“刀客必文身”的形象重点。而对黑道中人来说,文身不仅是为了酷炫、唬人,更是表决心,宣布自己彻底与正常的社会生活一刀两断。而且文身的过程又疼又长,比歃血为盟啥的更有仪式感,顺便算作入会测试,忍不了就别混黑社会,去混黑涩会吧。此外,文身也是道上人的二维码。见面不说话,先拿眼睛扫一扫,对方混哪里、啥组织,什么地位一目了然,免去尬聊之苦。


 

在铜锣湾众兄弟的影响下,人们认为有文身的不是黑社会,就是想向黑社会看齐的,反正都不是啥好人。转眼进入二十一世纪,以贝克汉姆、科比为代表的icon,才逐渐刷新了国人对文身的认知。再加上越来越自由包容的文化环境,用文身来塑造个性、标记生活经历也成了新fashion,纹字纹画纹人纹物纹景任君自定。


 

不过,文身有自由,下手需谨慎。先明确自身体质是否适合,如果是疤痕体质就别玩火;再找家靠谱的减少健康风险,一旦消毒不严格,被细菌感染少不了看医生;还得规划好职业生涯,想吃国家公粮的就别动这个心思了!


 

当然,文身之后变美变酷变洋气还是流血流泪活受罪,全看个人品味。纹龙一定要图案细致,颜色正,不然就成了“皮皮虾玩弹球”。纹虎就千万别发福,否则一秒变胖虎。纹字较随意,只要女友姓名别记错,英文字母别拼错,360度旋转走起来,想文多长都可以,心一横,眼一闭,“Are you ready”?——“Go!!!”


扫描二维码,下载片尾曲



上过大学的猩猩 l 整容还是毁容

失眠怎么办韩国人为什么吃不起牛肉

 假互联网世界l 最具传染性的方言


点击下方“阅读原文”,查看更多节目


首页 - 飞碟说 的更多文章: